学术观点 -> 论坛成员
怎么认识“新质生产力”
作者:王建    发布:2024-04-28    阅读:34329次   


 

  什么是“新质生产力”?现在各方面的解释很多,以我自己的初步认识,新质生产力就是AI,并且应该涉及到AI在内的三方面问题。

 

      先说明为什么新质生产力就是AI?我认为这一点这一点非常明确。前两次能称得上是工业革命的,一次是蒸汽机,一次是电力,特征都是以非自然力替代人的体力,但AI是以非自然力替代人的脑力。计算机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出现了,有人说是进入了数字革命为代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时代,但自那时至今的六十年内,计算机只是辅助人类的脑力劳动,是根据人给定的程序和指令运行,但AI不一样了,AI是有独立自主思考能力的计算机,是可以完全替代人类脑力的东西,所以有人叫它“硅基生命”。不仅如此,它的记忆与思维能力将是人类远远所不及的,比如说像咱们学者,据说最聪明勤奋的人一生只能读十亿字的书,写出来一千万字的著述,但AI的阅读、记忆和写作能力是无限的,就看你机器做的有多大了。


     把AI和机器人相结合,就是智能机器人,就能全部替代人类的体脑劳动,而且它不吃饭,不睡觉,不闹情绪,更不会罢工,可以二十四小时都工作,所以智能机器人在体力和脑力的劳动能力方面将远远超过人类,就迟早会把人类从体脑劳动中完全解放出来。所谓“新质生产力”的“新”,就是产生了基本不需要人类参与的社会财富创造过程。


  新全球化以来,中国相对于美西方的实体经济优势,是建立在拥有世界最庞大的优秀劳动力基础上,进入AI时代后,这个优势恐怕就没有了。那就看谁能最先利用AI建立新的实体产业优势了。


    自2022年3月GPT3·5问世后,美国的AI领域有一个重要的现象,就是AI主要是被用在聊天、制作视频等娱乐方面,所以两年虽然AI的到来排山倒海,但我们似乎并没有感受到AI对中国的实体经济构成了挑战。我想这是两方面的原因,第一个原因是美国已经进入到后工业化社会,最大的市场是在服务与享乐方面,这与我们中国这样的还没有完成工业化的国家很不同。第二个原因就是在新全球化过程中,美国的普通制造业已经转移完毕了,剩下的高科技重加工业比如汽车、飞机、武器等的制造,自动化程度已经很高了,一时半会儿还用不到智能机器人替代。他们主要想的是把普通制造业往回搬,但不是想干就能干起来的。因为以上这两方面原因还产生了第三个现象,就是目前美国搞的都是“大语言模型”,但人类的劳动过程,90%都是通过视觉获取信号,然后指挥手脚协同完成劳动过程,所以美国的后工业化市场导向,让“大视觉模型”的开发非常滞后,其实这就是给我们中国留出了机会。中国要以政府投入和国家政策为引导,大力开发大视觉模型,开发智能劳动机器人为主,就一定能够让美西方夺不走中国的实体经济优势。


     此外,中国的汽车工业正在经历从燃油车向电动车的转型,电动汽车就是“一个手机加上四个轮子”,没有燃油车的发动机和变速箱等复杂机械结构,所以产业链条很短。但中国目前已经形成了上亿台燃油车的产能和相关汽车产业的数千万产业工人,如果电动汽车的渗透率继续上升到100%,就必然会形成大批汽车产业工人失业和产能的闲置。但是如果我们把智能机器人产业的诞生与传统汽车产业的转型结合起来,就能够化不利为有利,把新质生产力与老生产的转换,有序衔接起来。


     还有,目前在全球AI赛道上,中美远远跑在了其他国家前面,但美国更靠前。美国能跑得更快的一个重要原因是,AI的培育特别能烧钱,比如今年微软正在开发的大模型,说要投资上千亿美元,这是以前的所有单个科研项目投资中都见不到的。美国科研项目能圈钱是因为美国有全球最大的资本市场,但也容易形成巨大的科技泡沫,一旦科技泡沫破了,美国在AI赛道上就跑不动了。比如今天在AI领域中风头最劲的英伟达,市盈率已经超过了200倍,即以目前的利润水平,投资人要两百年才能回本。可是今年初以来,美股中的“科技七姐妹”已经变成了“四姐妹”,科技泡沫眼看就要破了,美国的AI还能往前跑多久?反观中国,AI的发展主要靠企业内部的利润积累和银行贷款。比如华为,负债率去年只有70%,是中国企业的平均水平,华为也不在境内外上市,就跟科技泡沫不沾边。所以中国的AI研发只要能像目前这样稳步走下去,就早晚会超过美国。

 

     第二,有“新质生产力”就一定会有“新质生产关系”,新生产力必然会呼唤出新生产关系。既然智能机器将逐步成为社会生产力的核心,社会生产关系的核心也必然将被智能机器之间的关心所取代。具体的说,旧的生产关系是人与人的关系,“新质生产关系”则会由四种关系构成,即:第一仍然是人与人的关系,第二是人与智能机器的关系,第三是人通过机器与人建立的关系,就是基于共识机制和智能合约建立的关系,第四是机器与机器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不需要通过互联网,但后三种关系都必须通过互联网才能构建,这就是新质生产关系的最基本特征。此外,因为人类在体脑劳动中越来越被AI边缘化,所以人与人的关系在新质生产关系中将不会占主体地位。互联网早就出现了,基于互联网的区块链也早就出现了,都说因为互联网的出现生产关系要发生质变了,要去中心、去信任、去中介,极大的降低交易成本,可三十多年来这些美好的愿景,却一个也没有实现。原因是第一代与第二代互联网即Web1与Web2都没有做到真正的去中心化,所以几百年来产权和利润归极少数人的格局就始终没有被打破,反而出现了马云,小扎克伯格这样的新巨富,产权和社会财富的集中程度,因为互联网的出现反而被更加强化了。但是据说Web3是真正可以做到去中心的,所以要构建新质生产关系,就要抓出Web3这个核心,争取走在世界的前面。

 

    第三,AI与Web3都是算法,现在看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算力的制约,比如GPT4去年11/12两个月连续发生了五次宕机,就是因为算力不够。而Web3说是在区块链上跑的互联网,但同样也是在区块链上跑的比特币,早已因为算力不足而跑不动了,每秒结算速度已经从开始问世时的上百次下降到目前的最低只有1·3次。所以新质生产力也好,新质生产关系也罢,目前都受到了算力的制约,而量子计算就是打开新算力的钥匙。

  

    最后再说一句,新质生产力与新质生产关系一旦形成的时候,将可能是进入到硅基生命与碳基生命并存的时代,是硅基生命生产,碳基生命消费,那么硅基生命如果真的有自主意识,他们会不会与人类和谐共存?

 

                                                王 建

                                      2024年4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