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争鸣 -> 其他
对科斯定理的解读与修正
作者:宋鸣    发布:2010-04-05    阅读:27073次   
    科斯定理或是经济学领域最为重要的定理之一。在谈论科斯定理时,人们多是以一种高深莫测、近乎崇拜的口吻,对科斯定理的相关表述也饶舌得让人如坠云里雾里。
    科斯定理是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纳德•哈里•科斯(Ronald H. Coase)命名。他于1937年和1960年分别发表了《厂商的性质》和《社会成本问题》两篇论文,文中的论点即著名的“科斯定理”,为产权经济学的基础。
    科斯定理的核心是关于交易费用的论断,较为通俗的解释是:在交易费用为零和对产权充分界定并加以实施的条件下,外部性因素不会引起资源的不当配置。有人认为科斯定理是由两个定理组成的。第一定理的表述为:如果市场交易成本为零,不管权利初始安排如何,市场机制会自动使资源配置达到帕累托最优。科斯第二定理表述为:在交易成本大于零的现实世界,合法权利的初始界定以及经济组织形式的选择将会对资源配置效率产生影响。此外还有科斯定理可分为三个定理的说法。
    这些表述都相当晦涩难懂。经验表明,晦涩难懂的理论通常是没有真正把道理悟透,科斯本人和绝大多数解读者亦难逃此规律。本人认为,如果悟透了,就会发现这个高深莫测的定理实际上可用两句简单的话来概括,即:
    1、交易的前提是产权明晰;
    2、产权边界受交易费用的影响。
 
    敏锐的读者或许发现,用这两句话概括科斯定理与大家通常的理解有出入。因为根据科斯定理,产权边界或者说合理的产权边界取决于对交易费用与组织管理费用的权衡,此外没有其他的影响因素,故而说“产权边界受交易费用的影响”似乎不能尽表其意。
    的确如此!但问题在于科斯定理是有局限性的,如按通行的理解表述出来就会产生悖论。为理解这一点,以下略作阐述。
    诚然,已经有不少学者指出科斯定理存在缺陷,诸如科斯定理中的零交易费用的假定不存在(不现实)、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循环论证、存在着悖论性等方面。这些不无道理,但多是表面的认识,惟所谓的悖论性略微涉及真正的缺陷。
    所谓科斯定理的悖论性,是指根据科斯定理,只要政府管理费用小于市场自由交易费用,那么政府管理就比利用市场机制更为有效,这与产权理论的主旨,即私有产权条件自由交易有效率的基本论点相悖。
    出现上述悖论并不奇怪,与科斯定理的局限密切相关。如果深刻体察企业的运作,就会发现决定产权边界的关键因素,并不只是交易成本和组织管理成本之间的权衡,还与业务安全性与灵活性之间的权衡有关,此外还有决策效率和决策效果之间的权衡。换言之,决定产权边界的关键因素是三个而不是一个,即:
    1、交易成本和组织成本之间的权衡;
    2、业务安全性与灵活性之间的权衡;
    3、决策效率和决策效果之间的权衡。
    关于产权边界受交易成本影响的道理,科斯已经充分论证和阐述了,本文不赘述。但科斯把交易成本与组织管理成本之间的权衡为产权边界的唯一决定性因素存在重大的局限,这会导致悖论的产生。从下文的分析将看到,业务安全性与灵活性之间的权衡、决策效率和决策效果之间的权衡也是影响产权边界的重要因素,而且其重要性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重要和明显。
 
   ——业务安全性与灵活性之间的权衡
   产权边界决定着企业当家人能调度的资源的范围,故而产权边界越大,可以行政和计划手段调度的资源越多,这一方面会增加企业的安全性,另一方面也会减少业务的灵活性。
  举个例子,如果企业自己建生产线,就意味着其生产可不必受制于人,但同时意味着企业必须使用这些生产线,即便该生产线已然落伍,也不能随意更换;相反,如果企业租借别人的生产线,企业可以总是租用最好的生产线,而且随时可以更换、停运生产线,风险是可能在某个时期租不到生产线。
   所以,产权边界关系着业务安全性与灵活性,小企业的业务安全性差,而业务的灵活性强;大企业刚好相反。
   在市场环境下,决胜的关键不是对要素的掌控,而是对要素的使用效率和效果;在计划体制下恰相反,决胜的关键是对要素的掌控而未必是效率和效果。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计划体制下的企业多是小而全的职能、业务完整的企业。虽然在市场环境下也重视对资源的掌控,但主要是掌控那些稀缺的业务资源。资源的稀缺性是会变化的,有时是资金、有时是渠道、有时是技术、有时是资质和特许权等,所以资源拥有带来的优势和安全性是相对和有阶段性的。
   业务的灵活性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客户创造;二是价值创新;三是降低成本。客户创造指开拓市场、开发新客户和提升旧客户的经营行为,表现为市场份额和业务规模的扩张;价值创造指产品创新和商业模式的创新,表现为利润率水平、报价能力;降低成本指在既定的业务和产品线上,通过资源整合和要素的集约使用,不断降低成本的经营行为。显然,只有业务部门有足够经营权的情况下,才有动力和可能开展这三方面的工作。
    如果一个企业的产权边界发生扩张,将某块业务纳为其下属部门,则该业务块的活动将是执行上级的计划指令,而无权力和动力实施上述经营活动。由于一体化集团的内部企业/部门的客户是固定而单一的,其业务系统和产品也因此固化,于是管理者的主要精力自然是追求部门资源的最大化,而不是部门效率的最大化(随着资源的扩张,其效率可能逐渐下降)。
    所以,将产权的边界扩大以后,业务的安全性会上升,但业务的灵活性会下降。扩大产权边界短期可以提升决策效率,但企业的经营活力、创新力和核心竞争力会逐渐丧失,从而变得越来越低效和不能适应环境的变化。
    值得一提的是,并不是每个企业经营者都能充分认识到产权边界扩大的上述后果,尤其是发展迅速和某个环节资源紧张的时候,企业往往难以克制收购其他企业快速做大的冲动。
 
    ——决策效率和决策效果之间的权衡
    产权的边界决定了计划的边界,大企业做大计划,小企业做小计划。虽然也有大企业提出象小企业一样运作,但真正做到的不多。
    从局部和短期看,计划体制的决策效率较高,但风险较大;从整体和长期看,计划体制的决策失误大,决策效率也低。理由如下:
    首先,计划体制下决策的信息支持偏弱。行政决策的过程缺乏搏奕的机制,也缺乏作出科学决策的激励,使决策者可能怠于信息的搜集;同时在计划体制下,由于缺乏竞争压力,对信息情报和基础性的数据分析工作会相对忽视(如对客户需求的详细分析、各项活动的成本数据等),这会导致决策的支持信息偏不足。而在市场体制下,由于竞争压力和追求最大价值、最大利润的动力,以及为支持协商谈判的需要,决策者会想方设法作信息搜集和数据分析。
    其次,计划体制下的决策未必是以价值最大化为实际导向,决策者可能为了寻租而刻意作出次优乃至最差的选择,这种情况在缺乏监督的体制中可能相当普遍;相比之下,市场机制下的决策更倾向于作出科学的决策。
    第三,当决策者掌控大量资源时,会产生过度的安全感而缺乏对环境变化的响应,久而久之就会形成惰性,官僚化越来越严重,越来越听不进负面的话,喜欢对危机和问题视而不见,掩耳盗铃,从而导致响应变化的决策效率逐渐降低。
    第四,计划体制下的决策是一种垂直体制的中央决策,即便中央决策者有能力获得充分、准确、及时的信息,也很难有精力处理巨量的信息。更重要的是,中央集中决策有自下而上的信息传递和自上而下的执行分解两个过程,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扭曲、失真。故而即便高层作出了科学的决策,在行动的分解、执行中也难免走样。相比之下,市场体制下的决策是高度分散的,虽然每个决策主体都未必能获得全局的信息,但是足以获取和处理与其分散决策密切相关的信息,而且信息的传递链和决策的分解链都很短,这使得可能的扭曲、失真要小得多,即使出现了扭曲失真也容易被发现和纠正。
 
    综上不难判断,扩大产权边界带来的运作效率的提升只是阶段性的,计划性管理虽然短期内有利于提高决策效率,但是决策风险较大。从长期看和整体看,计划性管理是低效的。
 
    理解了上述道理,就容易理解科斯定理的局限性和科斯定理悖论产生的原因。如按科斯及其解读者所理解的,即决定产权边界的因素只是交易成本和组织成本之间的权衡,那么当交易成本(transactioncosts)高得使人无法承受时,市场就会失败;如果政府管理费用小于市场自由交易费用,那么政府管理就比利用市场机制更为有效,这就产生了科斯定理悖论。
    然而,如果再考虑业务安全性与灵活性之间的权衡、决策效率和决策效果之间的权衡,实际情况就要复杂得多了。
    如前所述,计划体制带来的业务僵化和决策失误是需要足够长的时间才能充分显示出弊端的,而在较短的时期内其显示出来的可能是效率优势。所以,如考虑长期的效果,即便交易成本阶段性地大于组织成本,缩小产权边界以扩大市场机制的调节范围也可能是值得的。
    况且市场化机制一旦引入,其交易成本是越来越低的,这一方面来自交易基础性工作的逐步到位,如成本数据的搜集和分析等;另一方面来自业务灵活性增加后交易双方为打破对方垄断而培养新客户的努力,这些努力会使双方更容易让步成交。换言之,交易成本大于组织管理成本的情况必然是阶段性的。
    由此可见,市场机制的生命力和计划体制的局限性比中外学术界所描述的还要大,认识和修正现行理论的局限性有利于指导国有企业改革、产权制度设计、企业战略规划、政府角色和公共政策的安排等。
    当然,市场机制不是万能的,尤其在涉及公共利益、对弱势群体的照顾和宏观调控等方面,政府的作用是难以替代的。
 
结论:
    1、科斯定理可以合理表述为两句话:1、交易的前提是产权明晰;2、产权边界受交易费用的影响。
    2、科斯定理是有局限性的,其原因在于交易成本和组织成本之间的权衡不是影响产权边界的唯一的决定性因素;
    3、业务安全性与灵活性之间的权衡,以及决策效率和决策效果之间的权衡也是影响产权边界的关键因素,而且影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日益明显;
    4、如果考虑长期的效果,即便交易成本阶段性地大于组织成本,缩小产权边界以扩大市场机制的调节范围也往往是值得的;
    5、扩大产权边界短期可以提升业务运作的决策效率,但企业的经营活力、创新力和竞争力会逐渐丧失,随着时间推移会越来越低效和不能适应环境变化;
    6、扩大产权边界所带来的运作效率的提升只是阶段性的。计划性管理虽然短期内有利于提高决策效率,但是决策风险较大,从长期看和整体看,计划性管理是低效的;
    7、市场机制一旦引入,则交易的成本是会逐渐降低的,所以交易成本大于组织管理成本的情况是阶段性的;
    8、市场机制的生命力和计划体制的局限性比中外学术界所描述的还要大,认识和修正现行理论的局限性有利于指导国有企业改革、产权制度设计、企业战略规划、政府角色和公共政策的安排等。
 
 
参考资料: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