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频道 -> 媒体评论
许善达:中兴或是中国版“东芝事件” 贸易战刚开始
作者:武辰    发布:2018-05-16    来源:凤凰财经    阅读:7789次   

近日,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前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接受凤凰网财经专访时表示,对于中兴来说,也许1983年的“东芝事件”是一个参考案例。许善达同时指出,贸易战才刚刚开始,目前只是火力侦察阶段,而特朗普的税改政策很有可能会导致中美高科技产业的差距再次拉大。

图:许善达在2018中国绿公司年会现场

中兴危机现转机?不要过于乐观

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激活拒绝令,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通讯销售一切产品,时间长达7年,禁令立即生效。美国商务部新闻官Will Reinert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项禁令即时生效,且目前没有扭转的余地或协商的空间。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当地时间21日报道,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称,“正在考虑进行一次访问。我不想透露任何的时间或者其他信息,但是正在考虑进行一次访问。”商务部新闻发言人22日接受采访时回应称,“中方已收到美方希望来北京进行经贸问题磋商的信息,中方对此表示欢迎”。

这对于棘手的中兴问题会不会是一个转机呢?许善达对此表示,“不要过于乐观”。在许善达看来,对中兴“禁售”只是特朗普政府打出的第一张牌,这一点从华为辞退美国专家一事就能看出端倪。

4月16日,也就是禁令宣布的同一日,美国《纽约时报》发文称,中兴遭封杀是中美贸易战不断激化的结果,其针对的还是“中国制造2025”计划,另一家中国公司华为也正面临着被特朗普进一步制裁的风险。

这引发了外界对于华为是否是下一个中兴的猜测。

“中兴事件之后

华为也卷入风波

4月17,美媒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华为在上周解雇了5名美国雇员,其中包括美国政府首席联络官普卢默(William Plummer)。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普卢默在华为工作近八年,曾在2012年代表公司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华为对此回应称,只是正常的业务调整。

同一日,有消息称,美国商务部已向华为公司发出行政传唤,要求华为提供过去五年向朝鲜、伊朗、叙利亚、古巴和苏丹出口的全部信息,配合有关美国对通讯技术出口限制的调查。

对此,华为相关人士4月18日表示:这是一则假消息,华为并未遭到美国政府调查。

4月20日下午,中兴通讯在其深圳总部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兴通讯董事长殷一民称,美国的禁令可能导致中兴通讯进入休克状态。

对此,许善达认为目前双方确实处在一个不对等的局势中,“核心技术掌握在别人手里,又没有可替代资源,陷入困境了”。许善达同时指出,中兴事件反映出我们对于与美国之间的技术差距和市场竞争的差距在过去的预估上可能不够准确,这也给国内敲响了警钟。

接下来,仅仅在华为对外辟谣后的一周后,华为就被媒体曝出遭美国调查的消息。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援引政府知情人士的消息报道,美国三大政府机构司法部、财政部和商务部正对华为展开调查,调查后者是否违反了美国的制裁令,向伊朗出口含有美国技术的产品。

尽管4月26日早间华为发表声明称,“没有证据,影响不大”。但是同日,英伟达、AMD、高通等美国知名芯片制造商股价悉数下跌,港股中软国际跌幅接近20%。据悉,中软国际软件约一半的营收来自华为。

据华为内部人士向凤凰网财经透露,目前一切正常,公司内部员工并没有过多在意此事。

又一个“东芝事件”?

贸易战目前仅是火力侦察阶段

中兴事件究竟是咎由自取还是贸易战的牺牲品?许善达指出,“东芝事件”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1983年,日本东芝公司卖给前苏联五轴联动数控铣床,前苏联将其用于制造核潜艇推进螺旋桨,由于加工精度提高,使得螺旋桨在水中转动时候噪声大为下降,以至于美国的声纳无法侦测到前苏联核潜艇的动向。

在当时冷战的背景下,对社会主义国家的出口,要受到“巴黎统筹委员会”(由除冰岛以外的北约国家与日本等国组成)的限制。“五轴联动数控机床”在当时属于最先进的工业技术产品,明显属于被“巴黎统筹委员会”禁止向苏联出口的机械设备。

美国对此事经过多年调查,直到1987年初,掌握了苏联从日本获取精密机床的真凭实据。在以后的几个月里,美国朝野群情激愤,再三谴责日本,并对东芝公司进行了制裁。当时的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不得不向美国表示道歉,日本方面还花1亿日元在美国的50多家报纸上整版刊登“悔罪广告”。 后来,东芝的相关高层都进了监狱。并且禁止东芝向任何社会主义国家出口任何货物一年。

这样看来,中兴事件似乎是又一个“东芝事件”。“所以他要是真的抓住中兴的把柄,中兴就完全没有一点还手之力”许善达不无担忧地表示。

2016年3月8日,美国商务部指控中兴通讯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出口管制政策,对中兴实行禁运,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产品。

2017年3月,中兴通讯认罚。根据双方签署的协议,中兴通讯要向美国政府共支付11.92亿美元,其中有3亿美元是缓期执行,如果在协议签署之后7年内未违反协议内容,该笔罚款将被豁免支付。除此之外,中兴开除了公司CEO在内的四位公司高层。

对此,美方称据协议,中兴通讯承诺解雇4名高级雇员,并通过减少奖金或处罚等方式处罚35名员工。但中兴通讯只解雇了4名高级雇员,未处罚或减少35名员工的奖金。

由此引发了4月16日的禁售令激活。

许善达对此表示,“看来中兴卖东西给伊朗是毫无疑问的,不管从哪个角度说,都是中兴违约”,同时指出,无论惩治员工的问题是不是一个借口,“美国就是7年不卖给你东西,中兴能有什么办法”。

许善达进一步指出,在中兴的问题上,中美处在不同的竞争地位,美国掌握了核心技术,并且可以寻求出口替代。但是对于中兴来说,失去了美国的供货,整个产业链都会瘫痪。

至于中兴事件是否是贸易战的牺牲品,许善达表示,“贸易战才刚刚开始,目前只是火力侦察阶段”。

特朗普两项税收法案值得关注

中美高科技产业差距有可能再次拉大

中兴事件后,高科技制造业再次成为民众关注的焦点。新华社4月19日发布评论称,“核心技术是中国制造最大“命门”,必须抓在自己手里”。

该如何振兴高科技产业和促进对于核心技术的研发,许善达指出,税改是一个重要方向。

美国总统特朗普12月22日在白宫签署了1.5万亿美元税改法案。这是美国30年来最大幅度减税。

许善达特别指出特朗普提出的税收法案有两项政策格外需要中国注意。

第一、特朗普允许企业购买设备的投资一次性计入成本。通常,企业会通过逐年折旧来回收投资款,折旧时间越长回收时间越长,特朗普的政策相当于在企业购买设备的时候,政府向企业提供无息贷款!

对此,许善达指出,这和我国增值税制度下的留抵税款制度刚好相反,我国的留抵税款是企业投资的时候要给政府预缴税款,这对于高科技和重资产企业都是不利的。“不砸钱能搞高科技吗?但是现在的税收政策是越往高科技重资产投资,预缴税越多”,许善达直言。

第二、美国企业海外利润汇回美国可享受大幅度税收优惠。按照美国过去的税制,美国企业海外利润汇回美国时要交35%的税,导致很多企业海外利润不回流,仅在海外循环。特朗普税改新政提出,美国企业海外利润汇回美国可按照几个类别,享受最低7%,最高14%的税率,对吸引海外资金回流起到了巨大的激励作用。

对此,许善达指出,“这些回流资金一定会投到高科技领域,所以美国在高科技方面的投资会有一个巨额的增长,这种巨额增长非常有可能使得美国的科技水平实现一个档次的提升”。

许善达进一步表示,目前在高科技领域,中国经过多年的追赶已经大幅度缩小了和美国的差距,但是特朗普一系列税收新政的实施,很有可能会导致中美在高科技领域的差距再次拉大。

如何应对特朗普?

中国应减税“放水养鱼”

除了以上两项税改政策外,特朗普政府提出的企业税率从35%降至21%也同样值得关注。综合来看,特朗普政府招商引资、加大资本回流、振兴美国企业的决心十分坚定。

许善达表示,特朗普政府采取的就是胡萝卜加大棒政策(Carrot and Stick),“你来投资,我给你各种优惠;你要在境外生产卖给我,我就大棒抡上去(提高关税)”。

对此,许善达表示,对留抵税款政策进行调整已是刻不容缓。根据联办财经研究院和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发布的《中外企业税负比较》,当前留抵税款的存量规模已经高达上万亿,约占增值税全年收入的1/5以上。“营改增”后,留抵税款加速累积,增速快于增值税收入的增速,同时也快于GDP增速。据报告估测,营改增后,增值税收入的增量基本上是由留抵税款增加形成的。如任由留抵税款继续滚雪球,未来天量规模的留抵税款,必然加剧未来财政的风险。

许善达表示,最彻底的办法是政府发一笔国债,一次性把增量和存量税款全部退回给企业。粗略估算,每年的退税规模可达5000亿;或者也可以先解决增量的问题,比如目前GDP是6-7%,增值税可以保持在8-9%,对超过的部分进行退税。对于即将从5月1日起执行的增值税税率从17%降至16%,许善达再次表示,降税率很有效,但留抵税款改为退税才是关键问题。国务院已经决定启动这项改革,许善达坦言,“这个问题早晚都得解决”,同时呼吁道:“增量也好,存量也好,我希望能够尽快制订具体实施办法,力度大一点,速度快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