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频道 -> 媒体报道
夏斌:处置风险要兼顾好改革、发展、稳定三者的关系
作者:肖欢欢、实习生吴迪诗    发布:2021-03-01    来源:广州日报    阅读:691次   

    2021年第九届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年会近日举行,本次年会的主题为“大变局和双循环”。大会还通过线上直播方式对广大公众开放,在线观看人数逾300万人次。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席夏斌出席并以“如何处理恢复经济与防范风险的关系”为题发表演讲。在夏斌看来,当前国民经济的具体运行中要做到不急转弯,真正处理好恢复经济和防范风险的关系,一是需要对我国当前金融风险有全面充分的认识,做到真正的心中有数;二是在具体处置风险进度的把握上,要坚持系统的统筹观点,兼顾好改革、发展、稳定三者的关系。

    第一、对金融风险要有正确的认识。“我们常说金融风险、风险隐患这样的词,往往是指没有暴露的风险,没有暴露的损失,但是当借钱人到期不还,风险就暴露了,造成了现实的损失,那就不是隐患了。当风险暴露时,剩下的问题就是,要么是输债权人的钱,要么是债务人的钱,就这唯一选择。”夏斌说。

    第二、风险暴露或者说要处置风险,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有人要输钱,要买单。意味着某一个经济主体的资产负债表要缩水。“在我国当前处理的各类风险中间,我们要特别关注和准备是输谁的钱,谁买单。宏观部门在研究汇总不同风险的处置中要有大致的判断,处理某类风险,哪类经济主体的资产负债表会受损,会对冲和冲击哪个信贷政策,对经济运行和改革会有什么影响。”夏斌说。

    他举例说,比如说在处理风险的中间,该让居民投资者买单就让居民买单,但是从社会稳定出发,什么样的风险必须让居民自担,居民能容忍买单的幅度有多大,而不会影响社会稳定?如果该让企业买单就让企业买单,但是中小企业处于融资难、融资贵的尴尬局面,与设法保企业主体的方针如何兼顾,保哪些企业主体?如果该让地方财政买单就让地方财政买单。有些地方财政已经主要靠转移支付维持运行,怎么买单,钱从哪里来?是卖政府办公楼还是靠其他什么办法。如果以上风险缺口实在解决不了,由中央财政兜底,那么全国人大能容忍赤字率提高多少,如果在提高赤字率上走不通,靠发债解决,共多少风险需要靠发债解决,政府的债务率提高多少?从国家经济安全出发,在一定时期内政府债务率又能够接受提高多少?如果涉及商业银行资产的风险,由商业银行买单,那么银行资产质量下降,会多大程度上影响股?最后,如果剩下的剩下的风险其他方面都解决不了,靠中央银行买单,那就靠中央银行发货币把问题解决,后果又是什么,可想而知。

    “反正,处置风险是要消减社会资金的存量,增加经济下行的压力。如果不打破刚兑,市场有效配置功能难以发挥。但是如果彻底打破刚兑,须对哪些经济主体承担负责,哪些部门的资产负债表要缩水,宏观决策部门要有充分的准备,做到真正心中有数。”夏斌说。

    第三、对风险总量要有大概的估算。“三期叠加当中有一句话,前期政策消化期,目前的金融隐患、风险隐患大多数是多年来发展方式扭曲,盲目追求GDP高速增长和多年金融乱象导致的,五千多家P2P公司关闭清零后,数万亿资产风险问题正在逐步解决。”夏斌表示。

    夏斌指出,商业银行百万亿级的表外影子银行资产的处理,信托整顿中大量问题资产和各类金融控股公司的问题资产在处理,商业银行在2017年到2019年已经处理不良贷款5.7万亿,加上债转股,合计处理问题资产7.1万亿元。这以上已处理的各类风险之后,到目前全国还有多少没有暴露的问题资产,这些资产在哪类金融机构的账上趴着,表现为哪类金融主体到期还不了的债务?“如果宏观决策部门对风险总量不做到心中有数,未雨绸缪,走一步看一步,和货币决策部门信息不充分沟通,那么货币政策不可能在总量与结构政策上及时配合风险处置的进程,做好合理的或宽松、或收紧的政策安排。从宏观面看很难真正做到恢复经济,处理好恢复经济和防范风险的关系。”夏斌说。

全媒体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