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频道 -> 媒体报道
刘元春:今年三季度经济会加速反弹
发布:2022-07-04    来源:河南商报    阅读:624次   


第九大街财经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 CMF 2022-07-01 17:01 发表于北京


刘元春 上海财经大学校长,中国人民大学原副校长、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联合创始人

本文转载自7月1日河南商报。



一、不必过分担心经济的复苏


顶端新闻·河南商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5月份一系列经济数据,从数据上可以看到,5月总体经济环境逐渐呈恢复态势。这给下半年的经济发展释放了怎样的信号?


刘元春:一定要认识清楚,疫情带来的经济停滞和经济下滑与金融危机、经济危机所带来的经济停滞和经济下滑有本质性的区别。


那么疫情只要停滞,社会恢复正常运行,经济就会快速恢复到一个常态化状态。目前,只要疫情阻击战取得阶段性胜利,就不必过分担心经济的复苏。


我们看到,1月到5月中旬大家的预期随着经济数据的下滑而有所恶化,但是我们没有按照疫情时期的经济复苏的规律来调整预期,这个是很重要的。5月下旬6月中上旬这些数据在加速改善。同时从一些先行数据来看,6月下旬和7月份可能会呈现出恢复状态。


因此,目前的一些高频数据和阶段性数据,实际上证明了我们对复苏前期的担忧有一些过度。我们的预期悲观,有超调的特性。


二、下半年经济增速反弹是必然的


顶端新闻·河南商报:随着疫情的缓解,多项政策发力,您对下半年中国经济的预期是怎样的?下半年的经济增速会反弹吗?


刘元春:反弹是必然的,不可能像二季度这样的一个底部运行的状态。


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第一,年初出台稳经济增长的相关政策,1-2月份的数据已经表明,它能够保证中国经济走向一条复苏的路。


虽然疫情冲击和俄乌战争带来了短期的停滞,但实际上只要抗疫取得圆满胜利,那么存量政策应该能发挥相应的作用。


第二个原因,在5月下旬,出台了一揽子稳增长的举措。存量政策提前发力,同时也安排了一系列的增量政策。这些增量政策在相应的财政保障、货币支持、产业项目安排上面都给予了很大的空间。


第三党中央和国务院已经把稳增长、保证中国经济健康平稳运行和保证经济目标的完成作为一个政治任务。


目前各部门各地各种举措应出尽出,希望抢回疫情所带来的损失。因此在第三季度,会有一个加速的反弹。


摆脱目前低迷状态是必然的,但是从现有的政策来看,主体目标是疫情防控和疫情纾困。下一步经济反弹到一定的程度,要产生经济循环的内生动力,同时这些动力足以支撑中国经济走向常态化,可能需要增量政策进一步出台,进一步酝酿。


三、如何看待疫情下对经济活动持谨慎态度的行为?


顶端新闻·河南商报:有观点认为,与疫情有关的不确定性将制约经济的复苏,很多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企业或者业务会在下半年保持谨慎态度,这种情况会在下半年的经济活动中频繁发生吗?


刘元春:第一要取决于疫情,因为不管什么样的政策,疫情如果密集性地暴发,肯定会影响工作进程,这也是我们下半年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头号因素。


第二,下一步国家也会根据疫情的变化状况、传播形式以及病毒特性,作出科学的调整。所以从这个政策来讲,也会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国家也希望寻找到一种共容的通道和相应的方案,我觉得大可不必过度担忧。


我们依然会在较好的防控条件下,强化复工复产,强化经济循环的恢复。我觉得这个问题在下半年肯定会有影响,但影响不会像今年上半年那样大。


四、投资在今年的回升可以预期


顶端新闻·河南商报:在今年的稳增长政策中,稳投资、促消费成为重点。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支持民间投资和推进一举多得项目的措施,更好扩大有效投资,带动消费和就业。就未来的经济走势而言,投资和消费的重要之处体现在哪里?


刘元春:投资肯定是中国经济短期企稳的一个很重要的参数,也是逆周期调节很重要的一个核心支柱。


因为中国的一个经济体系特征,就是善于通过银根、地根和相应的项目规划来调节投资参数,调节整个经济的运行状态。所以投资是目前政府布局各方面的一个很重要的抓手。


5月份我们看到,基建投资已经开始反弹。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板块就是制造业,预期在6月份有一个明显的反弹。


所以投资在今年的回升,起到经济稳定的作用,这个应该是可以预期的。从一揽子政策来看,这个布局还是很多的。


消费的恢复是一个慢变量,同时消费的刺激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有一些后遗症的,就是过度消费刺激可能会产生消费替代。


当然,消费取决于中期收入的预期。就消费来讲,差不多8月份可能有一个逐步的反弹。


现在发消费券、消费补贴,可以快速逆转目前消费的这种颓势。目前已经采取了一系列的政策,比如汽车购置税的减免等,但更为重要的实际上是服务类的消费。它的提升不仅受制于我们的需求端,同时也受制于供给端,所以服务类消费是一个滞后变量,那么今年来讲,服务类消费能够恢复到原来的规模就很不错。


对中国来讲,扩大内需是个战略。这个战略不仅要从短期、逆周期的角度来进行调节,更重要的是要从改革的层面通过改革来促消费、优化投资。


因为目前制约消费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水平,目前中国居民可支配收入占GDP比重过低,同时居民用于中高端消费的比重提升比较慢。


因此,不是说简单通过短期消费刺激就能够出现一个持续性的增长,必须通过收入分配改革,通过社保体系建设,通过对一些消费战略的提升,才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