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频道 -> 媒体报道
刘世锦:加快数实融合 抓住用好数字经济发展战略机遇期
发布:2022-08-09    来源:人民邮电报    阅读:245次   


人民数据 2022-08-09 18:53 发表于北京

当前,数字经济已成为我国乃至全球范围内创新和经济增长的新动能,如何认识数字经济的地位和作用,抓住用好数字经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在日前召开的2022全球数字经济大会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表示,要重视发展数字化实体经济,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的重点要由消费到生产、由流通到制造转变;同时要用发展的观点看待和处理数实融合中的矛盾,用足用好各类数字资源,摆正政府和企业的关系。
“要重视发展数字化实体经济。”刘世锦表示,发展实体经济并非简单的回到传统的实体经济,不是仅重视发展物质形态的生产,更不是把硬科技和软科技对立起来。事实上,传统的实体经济已经大量过剩了,再多生产也未必有市场需求和竞争力。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两种不同的实体经济,一种是传统的竞争力下降、过剩严重的实体经济,另一种是数字化赋能、生产率大幅提升的实体经济。
“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加快实现由传统的实体经济向数字化实体经济的转型。”刘世锦表示,“有必要提出一个生产率标准,即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融合有利于提高生产率的就值得肯定和鼓励,反之,则需要质疑、否定或者抛弃、摒弃。”
刘世锦表示,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的重点要由消费到生产、由流通到制造转变。近些年数字经济的发展主要集中在零售批发、社交媒体等领域,以面向个体为主。下一步的重点要逐步转向产品的生产过程。如果说消费和流通领域的数字化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序幕,那么生产领域的数字化才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大戏,才能实质性地提高实体经济的质量、效率和可持续性。
实体经济数字化的重心应逐步转向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相比较,互联网相当于通道,5G技术是高铁,大数据是原材料,云平台相当于仓储,而人工智能则是机器设备,生产出信息量更大、更有价值的数据。“人工智能在实体经济中的应用既可以表现为对生产能力配置的优化,也可以体现在对宏观经济行业和具体产品市场运行的实时感知与预测决策上,从而显著提升资源配置的效率和经济运行的稳定性。”刘世锦说。
数字经济时代的来临是一场从消费到生产、从生活方式到生产方式,包括就业结构、产业组织结构在内的巨大变革,这项变革也会带来经济学称之为“创造性破坏”的冲击,短期内部分领域和人群处于不利位置,但也要看到,数字经济的发展降低了生产交易的成本、增加了消费者的选择,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就业创业和发展机会。
“要用发展的观点看待和处理数实融合中的矛盾。”刘世锦表示,一是这些问题是数字经济发展以后出现的,不发展就不会出现这些问题,但是能不能不发展呢?不能,因为不发展才是更大的问题。二是对这些问题的分析判断要有长远观点,实事求是,对症下药,促进数字经济实现更加合乎规律、更有活力、更可持续的发展,而不是放慢脚步,更不能后退。
刘世锦表示,要坚持用足用好各类数字资源,为数实融合提供源头活水。要坚持“用”字当头,平衡处理好数据产权保护、安全与利用的关系,既要重视数据产权保护不利、数据不安全等问题,也要防止有关利益主体借口数字产权和安全问题人为限制数据流通的行为。当前全球数字经济竞争越发激烈,我国在有些数字经济赛道上的优势已出现减弱的态势,我们要有危机感、紧迫感。在数据产权保护和安全上要守住底线,注重运用隐私计算等新技术解决数据利用和安全的两难问题。
“数实融合要摆正政府和企业的关系,政府要把注意力放到维护公平竞争、提供基础设施和基本公共服务、合理引导预期等方面,对具体的技术路线不必过多干预,更多要由市场竞争来解决。”刘世锦表示,监管要跟上数字技术发展的步伐,平衡好发展与创新的关系,营造并维护有活力、可持续的发展环境。加快数实融合,要重视解决稳预期的问题,比如在支持民营经济发展、平台经济发展、创新型领先企业发展方面,出台一批有针对性和有获得感的政策。
在刘世锦看来,发展数字经济要把经验和实践相结合,仍然要讲“摸着石头过河”。现阶段发展数字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仍然面对大量未知和不确定的因素,要鼓励探索和试错。在顶层设计指方向、划底线的情况下,还要提高基层企业和个人的积极性、创造性,短期内看不准、有争议的做法和政策,可以在基层先行先试,通过试错找到对的办法,总结经验后再大范围推广,同时也要积极参与国际数字治理,加强中国经验与国际规则的沟通协调,在全球数字经济发展中更多地发挥富有前瞻性、建设性的引导和推动作用。



来源:人民邮电报

作者:苏晓


编辑:钟旭惠

责编:魏来